名师名家评陕西高考作文:命题公平比好坏更重要

  2015年高考语文考试一结束,高考作文题就已经是朋友圈、微博微信里面讨论的大热点。今年陕西的高考作文题依旧是材料作文,材料讲述的是女儿在劝阻开车打电话的父亲无果后报警的事情,请考生给女儿、父亲或者警察写一封信。这样的作文题好写还是难写,有创新还是无创意已经引发了众多网友的讨论。高中语文老师和知名作家如何看待这道题,华商报特别邀请了4位名校的高中语文老师和三位知名作家来评析这道高考作文题。

  陕西师范大学附属中学高三语文老师杨林柯认为,陕西省的高考作文试题具有以下特点:形式上,回归传统。用书信形式写,考查了学生对传统交流方式的应用情况,看考生是否懂得书信的基本形式。因为在互联网时代,手机短信和微信几乎取代了书信,人际之间的精神交流变得快速和单薄,但书信可以使人有更深层次的精神交流,可以把一些事情说得更透彻、更深入。

  杨林柯说:“内容上,让考生思考‘情与法’、‘情感与理智’、‘情感与规则’之间的关系,如何处理现实中存在的一些矛盾和问题,它打破了‘标准答案’思维,而且生活确实也没有标准答案,只有许多具体的问题和具体的矛盾,如何处理这些具体的问题和矛盾,考验一个人处理社会问题的能力,也考验一个人的精神走向和价值观。具体说就是,如何在‘伦理亲情与公民人格’之间达成一个和解。从写作的角度来说,该题既有限制,又有自由,而且没有预设角度。考生在谈论‘伦理情感与理智规范’之间关系的时候,可以侧重一面去写,关键是要讲清道理,说理论述要讲逻辑。这个命题,也让学生平时准备的许多材料不好直接拿来使用,可以有效防止宿构与套写。从以上三个方面考虑,我还是为今年的试题点赞,终于有这么一套试题可以让学生思考公民人格的构建了。材料中的女孩敢于举报父亲,恰恰体现出这种公民意识的觉醒。”

  一看到作文题,西北工业大学附属中学高中语文教研室组长徐殿东老师的第一个感觉就是,今年的高考作文题和去年的高考作文题在内容和思路上一脉相承,但是在要求和形式上变化比较大。

  徐殿东说,“今年的作文题从要求上看变化比较大,往年的材料作文,最后都会要求考生不要脱离材料内容及含义,但是今年的题有了很大的变化,要求学生综合材料内容,需要学生概括、分析材料,因而就很少有学生会跑题。同时,今年的题很贴近学生的实际生活,开车打电话在生活中很普遍,这个题的创新就在于,就这个事件引发的争论没有对错之分,因此考生可以有不同的观点。”

  徐殿东表示,“这道题的写作入门容易,学生不会轻易跑题,但是考的是学生的真实功力,以前一些作文题只要熟读了李白、杜甫就可以往上面套,但是今年的题这些都套不上了,就是在考学生的真实水平,因而也把一些不会联系实际的学生的弱势亮了出来。”此外,徐殿东还要提醒大家的一点就是,今年的这道题要求写书信形式,因而书信格式也是考核点,如果学生的作文不是书信的格式,也会扣分。

  西安铁一中高三语文老师郭凯认为,今年的高考作文题选择于生活的细节,看似寻常却蕴含着许多耐人寻味的东西,“其一,是亲情与法理的选择;其二,是私利与公德的冲突;第三,是小事与大祸的辩证;此外还有爱与害的思考等等。”郭凯认为,从体裁上看,这道题是要求考生写一封信 ,属于应用文,首先应确定好写信的对象,然后可以谈法律,可以讲道理,可以抒感情,甚至可以从幸未造成祸患的角度来庆幸、反思等。因而试题在审题方面去繁存简,不设障碍,大大降低了难度。“这道题让考生有理可讲,有情可抒。有一点遗憾就是这道题创新不足,文章难出新意。”郭凯说。

  此次作文题接地气也是西北大学附属中学语文老师贾金龙的第一感觉。他说:“今年陕西高考作文题属于材料作文,主题趋向上属于生活现象类和情感价值类作文。命题取材接地气,审题无障碍。作文以书信形式为外壳,以思辨议理为内容。”贾金龙认为,如果要写给女儿,首先要肯定女儿的做法合理合法,充满了正义感和正能量。当然,也可以从亲情角度指出是否还有更委婉的做法,显得富有人情味,让父亲更容易接受。即,合理又合情的辨证议理。

  贾金龙说:“如果写给当事人,作为司机,要严格遵守交通法规,违法必受惩处。作为父亲,要时时处处为孩子做榜样,因为家长是孩子最好的老师。女儿举报父亲的违法行为,父亲应该高兴,因为女儿的情感价值观是正确的。要是写给交警的话,一方面,照章办事,依法处理。另一方面,又要考虑到当事人与举报人的父女亲情关系。在法规与亲情的夹缝间游走。”贾金龙还表示,今年的高考作文很难跑题,主要考查的是语言基本功。预计今年的高考作文分很难拉开档次。 华商报记者 赵媛

  “这题出得也太一般了。”在听到2015年陕西高考作文题时,著名学者钱文忠如是反应。不过,钱文忠也表示,他是非常体谅、感谢出题老师的,因为出题老师在做的是人类语文教育考试史上最艰巨的任务。每个批评者在批评之前,必须了解这项任务有多么的艰难。任何一道高考作文题的提出,是无法脱离当下教育的现状及相关制度和规则。

  在钱文忠看来,陕西今年的高考作文题,看似给考生留下了自由发挥的空间,可是这个空间是极其狭窄的。因为父亲的行为,放在任何一个文明时代和环境,都是不应该的,即没有任何争议性。因此导致考生只能顺着一条思路去写,几乎无法选择。

  钱文忠表示:“我估计针对这个题的负面声音很多,但我觉得评论题的好坏,其实意义不大。几十年来,高考作文命题已经习惯于被批评,社会需要反思的不是今年的好坏,而是为什么几十年来始终得不到改变。高考是一种国家考试,更大程度决定、影响应考者的一生。比起命题好坏,我认为更重要的是命题是否公平。公平比好坏更重要。” 华商报记者 吴成贵

  《大秦帝国》作者孙皓晖介绍,中国实行科举制以后,命题一直是历史难题,科举制是古代读书人的晋升途径,进入命题时代以后,不管是考进士、还是状元,科举题目都是“大道当先”,命题都是大道、治国理念。

  “这也许在今天看来过分单一化,我们今天的高考命题往往从最小最小的琐碎事去命题,但今年的高考命题,似乎有一种不良的善意,把家庭矛盾挑起来。”

  他认为,题目中的问题本来是不太普遍的问题,而非要强硬地让青少年对这个问题做出表态,做出论述。“类似这样的典型或者刻意的事情作为作文题,而且要强硬地让青年人发表文章对它有所认识,我不知道这引导方向是什么。命题看似新颖,实际不应该扩大化,因为这种现象实际上是很少的。”孙皓晖说。华商报记者 狄蕊红

  关于今年陕西的高考作文,著名作家魏明伦认为,在高考时考书信体,想法很好,毕竟这是大家平时几乎已经不用的一种体裁,重温一下,有其必要。但具体到这个题目来说,用书信体裁来写这个题材,并不是很适合,甚至可以说,完全不搭。这个题材,涉及交通安全、法律意识、生命安全等公共话题,更适合用议论文去阐发,为什么一定要通过偏重抒情的、更近乎个人隐秘的书信体裁去表现?

  魏明伦说,需要肯定的是,题目考查了考生运用书信体裁的能力。实际上,此题是有新闻背景的,来自于真实事例,出题者是想让大家就此发表议论,考察对此事的态度、思辨能力。不过此事本身很简单,是非曲直,一望可知,能写多深呢?无非是说要遵守交规,珍惜生命之类。而书信这种体裁的长处,恰恰是在私人领域,要让考生给这位素昧平生的父亲或其他人写封信,很难抒发真情实感,绝对不会是出自内心的文章。

  “这个事件,选的恰恰不是书信体的强项”,魏明伦说道,不论是理论上还是逻辑上,书信一般是关乎私人话题,写给与自己有关的特定的对象,最大特点是流露内心真情实感,然后,文字与内容才有可能水乳交融,并不是写给大众的。既想让考生就此议论一番,又选用书信这种较为私人化的文体,无法痛快地讲道理,也不可能假惺惺地抒情,因为你与所写信的对象素昧平生,生活中不太可能有这样的事情和感情,它太反常,太经不起推敲。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